企茵不更新

爱美人 爱眼镜 墨镜也算眼镜 拒食互攻魔法

jojo ing 茸米喬西kq吉白金承

盗墓瞎受/全职韩张 孙肖 周安魏安 在唐林乐林之间挣扎/镇魂all巍/排球all月 牛及 山仁花/OW麦r 76r 源禅/欧美铁盾 冬盾 贱虫 ggad 家长组


删光光了 修炼中


在等后续的各位真的很抱歉
请等一下我的手

(丁典是我实在不忍心他们再少一篇故事((虽然文笔很拙劣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好_:(´□`」 ∠):_

【丁典】Still falling for you

丹麥低下頭,從上而下俯瞰著彷彿耀武揚威的雄獅。

 

“......我們終於又見面了,貝瓦爾德。”

 

我恨你。

 

高傲閉眼不願看那自得的表情,瑞典被迫跪在丹麥腳前,雙手反綁卻無聲的表達著他的憤怒。

丹麥愜意的瞇起他湛藍的眼瞳,視線毫不吝嗇地在破裂軍服中露出的白皙背部上游移。

 

讓你對我俯首稱臣的畫面比想像中令人滿意。

不過……

 

抬起腳,丹麥的鞋跟重重落在瑞典後肩上的傷。

並且如願地在他本應冷漠的眼中找到了一絲痛苦。

 

……不,不是。我要的不是這個。

 

丹麥脫下手套,捏起眼前的人的下顎,強迫他抬頭讓視線相對。

 

“ 張開嘴。”

 

抵死不從。瑞典彷彿用冷冽的眼神如此說著,血色的薄唇倔強的抿成了一條直線。

丹麥開始有點給他不爽了。

 

所以你寧願被千刀萬剮也不願對我說一個字。

 

兩人的溝通方式一直如此,簡單粗暴。無須語言,長年的戰爭使他們只懂得輸贏和掠奪。

當那一年瑞典離開了,當那一年初冬的第一片霜花最後一次落在銀白色的髮梢,丹麥稍稍覺得懂了。

為了離開他而踩出的腳步是名為恨的情感。

 

柔軟的唇相貼,卻不是戀人相吻的美好。彼此撕咬著,不知道是誰的鐵銹味混雜著唾液擴散在口腔中。

 

丹麥張開眼,舌頭舔過被咬破的嘴唇,飢餓的眼神掃過瑞典身上每一處。

 

不夠,完全不夠。

 

丹麥粗暴的撕開瑞典剩下的衣服,底下雪一般的肌膚已經染上興奮的殷紅。

沒有潤滑,手指突然的侵入讓瑞典拱起背,疼痛把眼淚逼上了眼角。

堅硬冰冷的地板、眼前這個男人的體溫,每件微小的事情都刺激著他的感官。

 

明明是這麼的恨他,但身體不會說謊。你們的契合度高的驚人,即使過了這麼多歲月。

 

瑞典的味道讓丹麥沉迷。

他自己也不懂,為甚麼執著於得到他。

我們不過就是永遠對立,永遠背道而馳,永遠站在彼此的對面。

或許就像是別人所說的,喜歡上了。

 

紊亂的呼吸包圍著微涼的空氣,他可能叫了瑞典的名字,也可能沒有。

 

我想要你。

我知道你的一切,你的淡漠你的溫暖你冷若冰霜的溫柔。

你是我的,只能是我的。


我是多麼期待佔有你的這一天。


------------------FIN?------------------



各位太太貴安,我又爆冷CP了。

入坑這麼久終於開始產糧((這樣也算?)不過他們倆個真的沒什麼好寫的((喂

逆大眾是天賦,不過拒絕典攻,拒絕丹諾,拒絕芬蘭受(總之拒絕官配

文短又手拙我真的很苦逼

從今以後會繼續冷下去DER





评论(4)
热度(33)

© 企茵不更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