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茵

她想溺毙
想沉进深海

不要叫她相信呼吸

而沉沦有什么不好,
如果底下才是天堂


*只要有提到更新什么的,不要相信这个人。真的。

【韩张】霸图的经理真够难当

有两篇剧情是连贯的,这篇是上


(下)张副队的抱枕要两百五你买不买? 还没出生我是来拖戏的


另外啊,分上下的原因是我前面扯太多废话,后来发现有一大半剧情和标题连不起来所以扯开写,可还是有剧情越走越偏的嫌疑hhhhhh


----------------


经理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,彻底地哑口无言了。


一条条留言正从文字泡里蹦到霸图粉丝俱乐部的官方网页上。


报!最近因为霸图输兴欣太多场,士气低靡。

报!据说霸图队长和副队长一起去吃饭的时候卷入街头暗巷...

【韩张】霸道皇帝俏书生01(微双花)

是个已经与西方贸易的古代皇帝paro,私设如山如海


ooc very严重注意 


啥?你说为什么要让中西方贸易?当然是为了新杰小天使的眼镜呀!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霸图国的太子,韩文清,唯一的皇子也是唯一的王位继承人今年昨天刚满十七,韩老爹,也就是老霸图王,准备替他挑门好亲事。


    说起皇子娶妻,个个富贵人家达官显要拚了命把自己女儿往宫里送,场面那叫一个混乱,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挤满了后宫里空出来让他们住的地...

【牛及】這是個短篇,開放式結局,估計是BE

註:有參考緒川千世老師的作品<溺水的魚>中的一兩句,其劇情並無關聯


------------


可以說,如果沒有牛島若利,根本不會有及川徹這個人。


及川徹只因他而努力,與所謂的"天才"做著抗爭,為他而拼搏,拚命把自己的才能壓縮到一個不適合的容器裡,擠得他喘不過氣來。


他還在掙扎,儘管他明知與這個人抗衡是不可能的。


儘管他明知他們無法站在天秤的兩側而依舊維持平衡。


儘管他明知他們並不屬於同一個舞台。


所以就算牛島若利拉著"及川徹快來白鳥澤"的布條出現在他的國中畢業典禮上嚇跑一堆...

【韩张】 其实我们在一起了(霸图搞笑向/微双花)

*本篇韩张,或称霸图的狗血日常

*没有林方没有喻黄没有叶修这神烦死人你们别找啦

*第一次写韩张请多多指教呀各位

*严严重重ooc

*韩张夫夫沆瀣一气坑死队员


-------


        张佳乐做了一个噩梦。很可怕很可怕很可怕很可怕到他想叫多年没见的妈的那种噩梦。


        ”乐乐,”梦里他副队大人身着一袭白纱,挽着他队长的臂膀,轻轻走来,娇声娇气地向他敬酒。”来,干杯。”...


【黑月】明光哥大危機02

@墨守 墨哥哥我拖更新我對不起你嗚嗚嗚 這是給你的((餵) 品質不保證,不可以吐出來XD


明光哥標準弟控.jpg


 前篇這邊走

-----------


哦,男的。


男的…...


等等,男的?


我淡定的讓茶杯從我手上摔落碰到地板後一分為二。


「螢,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。」


螢拿起一旁的抹布,撿起了陶瓷碎片後把我造成的殘局處理得一乾二淨。「嗯,哥哥?」


「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。」...


【黑月】明光哥大危機

其實這篇應該叫做"拜見岳丈大人"

明光哥煩煩的WWW


------------


今天又是個天氣晴朗的一天,初春的風微微吹著,一絲絲溫暖的陽光曬走了寒意,我們家螢一如往常的傲嬌著,不愧是螢,做什麼事都散發著驚人的可愛。


是說他今天吃了一塊特別好吃的草莓蛋糕,看來心情不錯。


不錯的意思是他至少會用他美麗冷漠的眼瞳瞪我,還好的話他會說"差強人意",如果真正心情好則是"還算可以接受"。


那塊蛋糕是螢早餐想吃,我排了三小時才擠進去,買到的時候已經中午的超人氣店家的限量商品,尤其是這種情人節前夕那人潮真是多到一個爆...

【黑月】護唇膏

他們到底在哪裡呢...西伯利亞嗎XDDD

試著混入自己的心聲 


「... 下雪了呢。」


剛起床的黑尾鐵朗看著窗外的模糊一片,像是永遠不夠的摟著月島螢纖細的腰。懷中的戀人還沒睡醒,像是回應的隨意嗯了一聲。


屋外是許久不曾看過的雪景,白白濛濛,似是冬末的白皚染去了秋夜的楓紅,再將僅剩的綠意給褪了去。純白的世界靜止地像畫一般,點點冷冽的風從窗口吹進來,月島打了個顫。


他下意識地往熱源的方向挪動了一點。「冷......」


黑尾就順勢在他嘴上來個濕淋淋地吻,月島意外地沒有反抗,...

【黑月】Love, or like? 3~4

03.


月島螢啜著第四杯雞尾酒。他受夠了休息室的沉默,來到舞廳卻發現自己同樣受不了人聲的吵雜。


躲在角落的他注意到一個人向他走來,還沒計算好逃跑路線就被抓住手腕。那人力道大的可怕,他痛得嘶了一聲。那個人馬上放開,為自己無禮的行為稍稍鞠了個躬。


「我看到你躲在這裡。」


「我也看到你走過來了,灰羽桑。」月島惡劣的垂落嘴角。他等等還要赴另外一個約,現在真的沒有任何心情跟這個人周旋。


他看著對面的人努力搜索著能說的話,彆扭的表情令月島心情好了一些。


「你今天很好看。」


月島在心...

【黑月】Love, or like? 0~2

注意:

※貴族+ABO設定

※挑戰ALL月的極限 

※大家都可以向月島螢求婚。都可以。

※寫的我自己都很懵(萌)逼

※不明時空(無時間地點)

※微兔赤在背景默默放閃都把我閃瞎了

※搞得我想把標題換成兔赤


如果以上不雷(我自己都雷了)那麼請繼續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黑尾鐵朗享樂的品味並不複雜:波蘭威士忌、土耳其雪茄、真絲被單、以及一名熱情的omega───女性是最佳選擇。


而今晚,他享受了全部。他的背倚著床頭板,啜飲著白蘭地,棕色的深邃眼眸緩緩瞟...

【牛及】若利同學的追愛冒險!!

要接前篇喔http://bastet0111.lofter.com/post/1e3f4da7_c5b3951

是說不接也沒差喇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"若利同學,”天童還是一樣那麼的有智慧。”人的生命只有短短一輩子,趁現在青春年華快點去做以後會後悔的事吧! ”


瀨見說,最後一句好像不太對。

大平說,你要去沒關係,反正最近沒有比賽。

白布說 "…… "。


"去是要去的,可是要去哪?”


(前)白鳥澤全員低頭陷入了沉思。...


1 / 2

© 企茵 | Powered by LOFTER